第五章 守夜

江小白和宋天行聊了一会儿,又跑到镇上一通大吃大喝,临走时,江小白还给家中二老打包了几个硬菜。

当然,账是宋天行结的。这点,没人能说什么,毕竟是省城首富的家人,狗大户。

宋天行把他送到方石村,就回去了,他这次纯粹就是来江小白家的地里偷菜来了!他对于江小白,可谓是执念缠身,怨念深重。

回到家里,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看电视,聊天,嗑瓜子,其乐融融,幸福指数爆表。

农村的夜晚,向来都是静谧而惬意的,反正他们这里少有晚上折腾的虫子。不说没有那些晚上没完没了的知了,连蚊子也不是很多,更不用说能一个打九个的南方蟑螂,在这里根本不能存活。

忽然,邻居家的狗咣咣咣的大叫起来。江小白刚要吐槽这打脸的狗,却听到附近的那些野狗都狂吠起来,随后朝着一个方向远去。徒留下邻居家的狗愤怒而无奈的吼叫以及邻居的怒骂。

江小白抓起靠在墙边的大刀,兴奋之色不言于表。

“嗨!臭小子别打架,要是你再惹事,我拿狗头镲镲了你!”

“老爹,别激动,我就是出去看看!”

说完,江小白钻出门,顺着那些野狗远去的背影追去,跑了几步,才反应过来,拿不是他家的地么!

“卧槽,又是一个找死的!”

江小白单手持刀,快步冲过去,却在皎洁月色下看到了让他不解的一幕。

那群足有十来只的狗群,不畏生死的朝着他家地里的一个矮小驼背老头扑去,而那老头只是站在原地,用那大的惊人的手,一巴掌就把一条野狗拍出去,随后拿狗喷血挣扎,却依旧嘶吼着想要咬一口那老头。

江小白一时间有点懵,不知道该帮狗呢还是该帮那老头。

这时候,却看到吗老头抓住了一只野狗,然后张开那比海碗还大的嘴巴,一口咬在狗脖子上,一口咬死了那野狗,拉吧拉吧的吃了起来。

地上,到处都是烂瓜破菜,还有一些半死不活的野狗。

江小白神色凝重,思索着,这难道是个练功走火入魔,需要生食血肉的高手,就像天山童姥那般?

忽然,那小老头仰起脑袋,嗅了一下,兴奋的朝着江小白冲过来,手里的半只狗都丢在一旁。

这时候月光正对着那小老头,江小白这才看清,一颗硕大的,没有皮肤的脑袋,白内障晚期的小眼睛,以及没有嘴唇,全是参差交错的獠牙的血盆大口。

佝偻的身材极具爆发力,胳膊和人相似,但手,已经是一对巨大的锋利的爪子,鲜血淋漓。

而一对下肢,却如同青蛙一般,一看就是跳跃力惊人,适合猛扑。

“卧槽泥马,别开玩笑,再过来我就真的砍你了!”

江小白也曾经遇到过那些大型恶作剧,也失手把一个倒霉鬼打骨折,事后他非常后悔,因为那是个妹子,虽然长的不好看。

不过,这次看到那怪物直直的冲过来,然后前爪抓地,后腿猛的一弹,一跃而起。

“哇靠,跳这么高,肯定不是人!”

略微一思索,这原地跳高,一跳五六米,必然不是人,所以,可以放心砍。

嗤~

厚重的长刀撕裂空气,带着呼啸,瞬间就落在了那怪物的双腿上,清脆的骨折声响起,那怪物打着圈又飞到他们家的地里。

“吼!!”

那怪物想要爬起来,却只能徒劳的抓出几道深深的抓痕,给它提供行动力的后腿,已经跟双截棍一般,随意的耷拉在身后。

“看来,你真的不是人!”

江小白自言自语,提着大刀慢慢走过去。只是,他怎么觉得越靠近那怪物,就越感到一股厌恶感和杀意从内心升腾,仿佛这怪物就是个当着他的面,正在猥亵漂亮小女生的变态!

江小白慢慢的加速,最后直接奔跑过去,刀起刀落,砍碎了那怪物狰狞的脑壳。

一股腐臭的味道爆发开,刺激得江小白涕泗横流,差点就吐了。

“呕!!这…特么的,不是人!”

这时候,几道手电筒的光扫来扫去,迅速的锁定了他,然后靠近。

“啊!江小白,咋啦,出啥事了,怎么我听到了打架的声音!”

江小白瞬间有点慌乱的感觉,就像是偷看别人家的闺女洗澡,结果被人家大人发现了一样。

不过,转眼间又反应过来,这事错不在他啊!

“没事儿,就是个偷狗贼,被我教训了一顿,已经解决了,大家回去吧!”

连推带桑的,把这些看热闹的人推回去,接着他拿着铁锹,连夜把那些战斗痕迹,包括那臭不可闻尸体都埋在了地里。

可惜,他们这里的河只有半米宽,一指深,不然就可以到河里洗澡。而不是现在,大半夜的还得在家里洗。

就在江小白回家狗,他埋尸体的那片土地,好像动了动。

再动了动,又动了动……

最后,动不动了……

第二天,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,想起昨晚上的事,连忙跑到地里,却看到父母唉声叹气的在那被祸害的空地里补种。

江小白一看,没什么后遗症,顿时放下心来。

精神一冷静,他却感觉到了有点异样,附近的这片土地,好像格外的有活力!

江小白往前走了几步,惊讶的瞪大眼睛。确实是这样,这片地方不同了,尤其是那怪物的埋尸体的地方,这种感觉格外强烈,仿佛大地都在欢呼雀跃,充满了灵性!

嗯?

什么鬼?

难道,那怪物是金坷垃成精?

江小白一脸严肃,认真的思考着,却被父母几棒子抽出去,然后指着地,怒视。

江小白一看,尴尬一笑,刚刚平整,播种的地,被他踩了一大片乱七八糟的脚印。

看来,只有等几天,再看看有没有什么不良影响。

不受待见的他只好跑到别处,撸了几根黄瓜,一边吃一边查看。

很快,他就找到了一排不是很显眼的奇特脚印,有点像鸵鸟。只是昨天夜里匆忙,再加上差点被臭死,所以也没来得及研究那怪物到底是个啥脚,估计是踢球的香港脚吧……过了一夜居然还有臭味!

循着那脚印往前走,最后却是在他们地里的那颗大石头旁边终了了。

嗯?

从石头里蹦出来的?

江小白绕着石头转了一圈,又拿起小石头敲打敲打,毫无所获。

“这石头下面大的很,而且又没有变成空心,到底是打哪冒出来的?难道这石头是个传送石?”

我在西北种田的日子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